孙松涛说

2020-07-21 08:23

目前三大运营商的资费到底如何?4月15日,记者查询三大运营商资费情况,以北京地区消费者订购流量包为例,中国移动1g流量包需要50元;中国电信50元可以购买800m,100元可以购买2g,200元5g,折算下来1g流量需要40元;而中国联通价格相对比较高,1g季度流量包原价100元,但是打8折出售即80元。

昨日(4月15日)记者采访三大运营商时,他们尚未对此作出明确表态。

来自互联网企业的代表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在上述会议上也表示,现在流量费很贵,1g流量就要70元,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障碍。

运营商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平衡营收和利润只是运营商考虑的其中一个因素,其他还有诸如新增用户增长情况、竞争对手情况和主管部门的要求等因素,都会决定资费调整情况。

据记者了解,去年中国移动调整资费的同时,另外两家运营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也分别作了资费调整。

付亮表示,随着用户使用流量增加,实际资费仍有快速下降空间,而推进4g和光纤建设,有利于进一步降低资费。

多位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电信资费降低肯定是一个趋势,目前资费仍然有下调的空间。

资深电信行业分析师曾韬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实际上“互联网+”的基础就是通讯网络建设。

因此,运营商对降低资费需要进行平衡,既要保证流量资费降低,又要保证快速降低之后导致企业营收大幅下滑。尤其是在4g网络发展初期,三大运营商还需要每年投入巨大的资金进行网络建设和维护,以及未来5g技术的研发储备。

孙松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前我国信息基础设施落后主要体现在“一是规划不前,基站不均,宽带不宽。比如建设与实际不符合,达不到设计运行水平,并发数一大就 宽 不起来。还有就是同能级水平重复建设严重;二是管线融合差,智能安全低,硬软支撑难;三是政策滞后,标准不一。比如资费、牌照等问题。”“这些问题肯定会给我国 互联网+ 发展带来难度。”孙松涛说。

“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 有没有wifi ,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4月14日举行的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敦促提网速、降网费,建议企业“薄利多销”。

此前,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并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而支持“互联网+”行动的关键性基础就是宽带网络建设。有业内人士认为,流量费太高,将不利于我国的“互联网+”计划实施。

不过,上述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宽带中国战略要想加快实施,仍然面临着资金缺口和物业难以协调两大困难,需要政府各个门之间配合协调。

李克强说:“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我们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位以后。加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提高网络带宽,这方面我们的潜力很大,空间也很大。”

上海市政府公众信息网管理中心主任孙松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应用需求如雨后春笋,根本的解决之道就是在体制和机制上花功夫,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部门,要制定一系列政策标准,形成政府、企业与社会多层级、多能级的改革机制。”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15日在介绍今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时也表示,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蓬勃发展,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来源。

上海正在借助互联网打造智慧城市。4月13日,上海市人民政府与腾讯公司签署协议,旨在推动上海“互联网+”产业发展;重庆市设立了全国首家提供智能化体验和服务的互联网信息化银行;天津市借助互联网推进智能交通建设;福建省布局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提出到2018年,全省城市和农村家庭宽带接入能力分别达80m和10m,城市光纤到户覆盖率达90%的目标。

中国移动有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称,近两年中国移动多次调整了通信资费,去年6月1日以后,中国移动又公布了新的4g业务资费,将以前的70元1g流量调整到了70元2g,同时也将4g业务入门套餐的最低档位也从88元降低到了58元。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随着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获得fdd牌照,开始在全国提供全面的4g业务,以及接下来还有一大批虚拟运营商企业因为与基础运营商获得了4g的转售业务,竞争态势开始在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加剧,因此通信资费有很大可能会进一步降低,下降幅度达到50%以上。

不过电信业资费的下降,运营商也需要掌握一个平衡。记者从三大运营商近两年的财报看出,三大电信运营商的传统两大业务语音和短信业务已经出现了下滑,这导致运营商的收入和盈利在不断下降。而作为新型业务的流量业务,虽然增速较快,但是难以弥补语音和短信业务带来的下滑。这也是目前国内外运营商企业都面临的一个难题——流量增量不增收。

“互联网+”计划热火朝天的背后,是我国信息基础设施滞后的短板。